•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冰银毒素真的管用吗 gwefagew【订.货.Q-Q—516154040】【货.到.付.款】【保.密.配.送】【订.货.Q-Q—516154040】【货.到.付.款】【保.密.配.送】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09-21 14:55:36

冰银毒素真的管用吗 gwefagew【订.货.Q-Q—516154040】【货.到.付.款】【保.密.配.送】【订.货.Q-Q—516154040】【货.到.付.款】【保.密.配.送】

其实过去京都动画不是没做过原创作品,当年八田阳子负责的一个独立作品就是原创作品《MUNTO》。然而人设精美、绘画精良、世界观宏大的作品,商业上却迎来了失败。自此,京都动画开始走向了以IP改编为主的路线。 不仅是京都动画,其他日本动画公司也遇到了这个问题,原创作品风险太大,为了求稳更喜欢改编轻小说和漫画。 因此圈内和业界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个论调,叫做日本动画再难出大师,指的就是类似手冢治虫、宫崎骏、庵野秀明这样的超高水平明星监督越来越少,原创作品越来越少,流水线上的改编产品越来越多,不免有人为此捶胸顿足。 但是对于日本动画这样一个高度商业化,市场化的行业来说,改编现有作品是最符合资本逻辑的选择。而且以日本动画目前的受众、市场而言,只有这种工业化的流水线制作能够同时兼顾质量和数量,就算是京都动画也得向市场妥协。 以2018年为例,仅B站引进的日本动画作品就有165部,以每部12集的长度来看,共1900多集。即便是像京都动画这样制作周期长,精益求精的动画公司,2018年仍然推出了两部新作、一部续篇。 之前笔者在中国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的影评里曾经提到过,动画市场的繁荣靠的不是一两部拔尖作品,也不是一两个厉害的大师,而应该是靠着大量平均素质比较优秀,各方面都合格的流水线产品。特别是日本动画这样已经能够在全球进行稳定的文化输出,创造大量价值的行业,继续依赖像宫崎骏这种大师制显然无法创造更多的价值。 因此,当我们了解了京都动画的制作模式之后,最令我感到痛心的不是原稿原画毁坏,而是这些优秀的创作者再也无法继续创作。 虽然同样都是流水线化的创作,但是京都动画早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模式。针对动画制作以及剧场版改编、周边销售坚持主导权,坚持社员固定薪酬制,创造舒适的工作场所,挖掘冷门IP等,这些被称为京都模式的东西成就了独一无二的京阿尼,也让他们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路人。 对于京都动画来说,他们最核心的永远是团队与人,是每一位画师、编剧、监督构成了独一无二的京都模式。这里许多人都是从京都动画开办的动画培训课里进入这个行业,他们满怀理想,工作认真,为我们创作了无数经典作品,却在这一天遭遇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三十多位创作者的离去,对于整个团队的完整度无疑是一次粉碎性打击。多年来积淀的人才库瞬间面临崩盘,这对于京都动画和业界都是惨痛的损失。如今,当灾难让这个业界的领路人停下脚步的时候,业界的下一步又将何去何从? 中国大陆全国人大“台湾省代表团”代表、全国台联副会长许沛在3月8日表示,不排除由重庆赠送高雄两只大熊猫“融融”、“和和”,让重庆实现与高雄的接口,这是许沛在两会期间向人大提出的两个正式提案之一。 高雄市长对此表示开放态度,但也说:“最重要是高雄市议会态度。”因为大熊猫是活体生物,毕竟会有检疫和居住的问题,而去年甫当选的韩国瑜也认为必须要征询高雄市民的意见。台湾陆委会则表示若有需要会提供必要协助,但大熊猫受国际华盛顿公约(CITES,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保护,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也将大熊猫列为“易危级”,因此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不过,在多方的言论中,似乎有一方的意见被直接忽视了,那就是这次提案的主角,大熊猫先生小姐一行。当然,大熊猫不会说话;但是,大熊猫已经在亚热带的内陆山间竹林里居住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年的时光,将牠们带来热带的港都城市,岂不是活受罪。 高雄夏天的气温可高达30摄氏度以上,这还是与晚间平均后的数字;而重庆虽然被称为中国三大火炉之一,最高瞬时气温可达43度,但年平均气温却是相对凉爽的20度以下。更别提这次成为“预定接收地”的高雄寿山动物园,虽说名字有个“山”字,但寿山海拔高度仅仅356公尺,位于山麓的动物园则更低,远远不适合生存在海拔高度1,400公尺以上的大熊猫居住。 如果只是想要大熊猫“从重庆送到高雄”的这个动作,而不去考虑送到高雄后的居住与养育问题,那的确是相对简单,2008年已有台北木栅动物园的“团团”、“圆圆”做例子。尽管,木栅动物园的年度总预算超过6亿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将近寿山动物园的20倍;而且,虽说台北盆地也属于亚热带气候,与大熊猫的原产地相近,但在海拔高度不足的情况下仍然必须准备专属的24小时冷气房,只要气温超过25度就禁止其露面。 做到这种程度,团团、圆圆也的确在2013年生下新生熊猫“圆仔”,但之后的“二胎计划”却屡屡触礁。2018年,木栅动物园欲参加大陆“大熊猫繁育技术委员会年会”首度遭拒,更使这个熊猫家庭的未来扑朔迷离。 如果接收地不能准备合宜的居住环境,或是原产地不能持续提供技术支持等等,那么大熊猫的未来只能是一片灰暗。如果不能满足大熊猫最基本的生活与繁殖问题,如果送出的大熊猫最终只能在远离栖地的千公里外孤独终老,而这只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利益或声望,这和走私者甚至盗猎者又有何不同。

其实过去京都动画不是没做过原创作品,当年八田阳子负责的一个独立作品就是原创作品《MUNTO》。然而人设精美、绘画精良、世界观宏大的作品,商业上却迎来了失败。自此,京都动画开始走向了以IP改编为主的路线。 不仅是京都动画,其他日本动画公司也遇到了这个问题,原创作品风险太大,为了求稳更喜欢改编轻小说和漫画。 因此圈内和业界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个论调,叫做日本动画再难出大师,指的就是类似手冢治虫、宫崎骏、庵野秀明这样的超高水平明星监督越来越少,原创作品越来越少,流水线上的改编产品越来越多,不免有人为此捶胸顿足。 但是对于日本动画这样一个高度商业化,市场化的行业来说,改编现有作品是最符合资本逻辑的选择。而且以日本动画目前的受众、市场而言,只有这种工业化的流水线制作能够同时兼顾质量和数量,就算是京都动画也得向市场妥协。 以2018年为例,仅B站引进的日本动画作品就有165部,以每部12集的长度来看,共1900多集。即便是像京都动画这样制作周期长,精益求精的动画公司,2018年仍然推出了两部新作、一部续篇。 之前笔者在中国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的影评里曾经提到过,动画市场的繁荣靠的不是一两部拔尖作品,也不是一两个厉害的大师,而应该是靠着大量平均素质比较优秀,各方面都合格的流水线产品。特别是日本动画这样已经能够在全球进行稳定的文化输出,创造大量价值的行业,继续依赖像宫崎骏这种大师制显然无法创造更多的价值。 因此,当我们了解了京都动画的制作模式之后,最令我感到痛心的不是原稿原画毁坏,而是这些优秀的创作者再也无法继续创作。 虽然同样都是流水线化的创作,但是京都动画早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模式。针对动画制作以及剧场版改编、周边销售坚持主导权,坚持社员固定薪酬制,创造舒适的工作场所,挖掘冷门IP等,这些被称为京都模式的东西成就了独一无二的京阿尼,也让他们成为这个行业的领路人。 对于京都动画来说,他们最核心的永远是团队与人,是每一位画师、编剧、监督构成了独一无二的京都模式。这里许多人都是从京都动画开办的动画培训课里进入这个行业,他们满怀理想,工作认真,为我们创作了无数经典作品,却在这一天遭遇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三十多位创作者的离去,对于整个团队的完整度无疑是一次粉碎性打击。多年来积淀的人才库瞬间面临崩盘,这对于京都动画和业界都是惨痛的损失。如今,当灾难让这个业界的领路人停下脚步的时候,业界的下一步又将何去何从? 中国大陆全国人大“台湾省代表团”代表、全国台联副会长许沛在3月8日表示,不排除由重庆赠送高雄两只大熊猫“融融”、“和和”,让重庆实现与高雄的接口,这是许沛在两会期间向人大提出的两个正式提案之一。 高雄市长对此表示开放态度,但也说:“最重要是高雄市议会态度。”因为大熊猫是活体生物,毕竟会有检疫和居住的问题,而去年甫当选的韩国瑜也认为必须要征询高雄市民的意见。台湾陆委会则表示若有需要会提供必要协助,但大熊猫受国际华盛顿公约(CITES,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保护,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也将大熊猫列为“易危级”,因此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不过,在多方的言论中,似乎有一方的意见被直接忽视了,那就是这次提案的主角,大熊猫先生小姐一行。当然,大熊猫不会说话;但是,大熊猫已经在亚热带的内陆山间竹林里居住了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年的时光,将牠们带来热带的港都城市,岂不是活受罪。 高雄夏天的气温可高达30摄氏度以上,这还是与晚间平均后的数字;而重庆虽然被称为中国三大火炉之一,最高瞬时气温可达43度,但年平均气温却是相对凉爽的20度以下。更别提这次成为“预定接收地”的高雄寿山动物园,虽说名字有个“山”字,但寿山海拔高度仅仅356公尺,位于山麓的动物园则更低,远远不适合生存在海拔高度1,400公尺以上的大熊猫居住。 如果只是想要大熊猫“从重庆送到高雄”的这个动作,而不去考虑送到高雄后的居住与养育问题,那的确是相对简单,2008年已有台北木栅动物园的“团团”、“圆圆”做例子。尽管,木栅动物园的年度总预算超过6亿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将近寿山动物园的20倍;而且,虽说台北盆地也属于亚热带气候,与大熊猫的原产地相近,但在海拔高度不足的情况下仍然必须准备专属的24小时冷气房,只要气温超过25度就禁止其露面。 做到这种程度,团团、圆圆也的确在2013年生下新生熊猫“圆仔”,但之后的“二胎计划”却屡屡触礁。2018年,木栅动物园欲参加大陆“大熊猫繁育技术委员会年会”首度遭拒,更使这个熊猫家庭的未来扑朔迷离。 如果接收地不能准备合宜的居住环境,或是原产地不能持续提供技术支持等等,那么大熊猫的未来只能是一片灰暗。如果不能满足大熊猫最基本的生活与繁殖问题,如果送出的大熊猫最终只能在远离栖地的千公里外孤独终老,而这只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利益或声望,这和走私者甚至盗猎者又有何不同。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gwefagew【订.货.Q-Q—516154040】【货.到.付.款】【保.密.配.送】【订.货.Q-Q—516154040】【货.到.付.款】【保.密.配.送】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